相关文章

山西苗木产业该何去何从

    四月,草长莺飞万物复苏,正值栽树育苗的好季节。可芮城县风陵渡镇的尚建文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往年一米多高的侧柏苗子几元钱一株,今年几毛钱一株苗商还不好好要。”这是怎么了?山西的苗木产业怎么了?    带着许多疑惑,记者走访了有关部门和专家,对此情况进行了深入了解。

我省苗木产能严重过剩

    前几年,随着国家退耕还林政策的出台,以及国家加大改善生态环境力度,大规模增加造林绿化投资,催生了我省林业苗木产业的大发展。另外,国家为拉动内需,进行了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道路建设、城市建设、房地产建设,对绿化工程的需求大大增加,也催生了新一轮的苗圃大发展,进一步刺激了林业苗木产业的大发展。    据了解,现在我省国营林业苗圃、园林苗圃和林业单位的内部苗圃有200余个,其规模上百亩到几千亩不等,加上其周边辐射带动的育苗专业户的育苗面积,全省国有育苗面积达40余万亩。全省三级以上资质的绿化工程公司的苗圃有80余个,其规模500亩到近万亩不等,我省一个集团公司下属的绿化公司,在全省8个县都建有面积达几百亩甚至几千亩规模的苗圃;我省某一个具有一级资质的绿化工程公司2012年在某县建了一个6000亩的苗圃,2013年在同一个县又建了一个10000亩的苗圃,据说这个公司在全省10余个县都建有这样大规模的苗圃,这些专业苗圃育苗面积达30余万亩。    从2008年中央增加4万亿投资开始,强劲投资拉动房地产、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项目及生态绿化工程快速发展,相应的绿化苗木需求持续火爆景象持续了好几年,2012年前后与苗木行业联系紧密的一些房地产商也开始大面积圈地囤积白皮松、白蜡、国槐等紧缺苗木,使得苗木价格一涨再涨,引得一些原本没有种植苗木的农户也开始大举抢种苗木,不少苗圃不断扩大种植规模,更加带动苗木价格普遍上扬。    由于苗木行业的低门槛性和其他行业的相对不景气,大量的外来资金也涌入苗木行业,大批城市和农村先富起来的人群受苗木行业高额利润驱使,也加入了育苗行业队伍。    近年来,国家经济增速放缓,其他工业行业利润低,一些外来资金也进入苗木行业想分一杯羹,再加上政府补贴苗木种植大户,鼓励苗木种植行为,以及城市扩张开发土地,高价赔偿土地上的苗木。总之,所有种植苗木的都或多或少赚钱了,不少人因此发了财。所有人都认定种树可以致富,大家都抱着发财的梦想纷纷进入苗木种植行业,种植面积成倍扩张。我省的育苗面积由十几年前的50余万亩,增加到现在的150余万亩。    小苗木呈现爆炸式增加,而小苗大都是在苗圃间转来转去,终端消费市场需求不明朗,白蜡、国槐、柳树等品种遍地开花,到处都是,有的苗圃去年一株苗子也未卖出去过。    经过这几年的发展,苗木积压,严重产大于求,市场严重饱和,苗木在我省产能严重过剩。

种种原因造成产业发展艰难

    近年来受大环境影响,投入到绿化行业的资金呈下降趋势,用苗量减少,庭院绿化减少,通道绿化工程减少。总的来说,受经济下行压力影响,苗木的刚性需求减少。    在我省一煤独大的特有格局下,围绕煤炭行业做产业相对比较集中,其他产业相对较难做,尤其农林业这一产业更难做,因此,我省的中小苗圃几乎都处于苗圃育苗定植阶段。    受特殊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影响,我省的苗木市场被分割分散开来,例如,中部刚开始造林,南部早已结束,北部土地还未解冻,这就造成了我省南北中苗木交流的天然屏障,因此,我省的苗木市场基本是内向型的,以自给自足为主,外省客商来我省调苗者很少。    苗木行业从业人员仍以农民为主,中小苗圃的技术力量以农民技术员为主,其整体受教育程度不高,很难做到对市场准确预判,更多是依靠从业经验来决定未来发展。近年来,我省涌现出一批具备资本实力和对未来预判能力强的公司,形成引导性苗木企业,但由于新兴产业没有足够的人才积累,行业综合型人才的匮乏严重影响了我省苗木产业的发展。    调查中记者发现,我省苗圃发展仍以游兵散勇、各自为政的方式发展,国有苗圃的引导带动作用难以体现。上世纪80年代,省试验苗圃500多亩苗圃,带动周边郑村3000多亩的育苗面积,太原市园林局的西留苗圃、南寨苗圃也都带动了周边村庄成千上万亩的育苗面积;专业公司苗圃的“公司+基地+农户”模式未体现,以自己绿化工程苗木培育为主,大的公司再搞一些囤积;许多中小苗圃和育苗户都是近几年才进入苗木行业,其技术、资金、市场有限,抵制市场风险的能力差,又极易盲目跟风,误入品种炒作的怪圈。    我省苗圃的育苗生产大部分仍然采用传统方式,技术落后、管理粗放,导致苗木品质差;育苗和市场不接轨,苗木品种老化;机械化程度差,劳动力价格高昂,许多苗圃就放松了对苗木的管理,苗木竞争力变弱。受一家一户分散经营的影响,小块地难以使用机械,缺少公司加农户或大户带动的作用,林业育苗也和农业上的分散农户经营格局一样难以发展。

    我省多年来传统的育苗方式只是播种或定植后,出售时能挖几株算几株,根本就没有二次育苗、倒栽、移植培育大苗的过程,更谈不上集约经营,所以每亩的苗木产值不足其他省份的三分之一或更少,尤其是在现如今竞争如此激烈的经济条件下,这种传统的育苗方式根本就产生不了经济效益。在徘徊中迎来机遇和挑战

    我省南北狭长,气候跨度大,加之我省的多山和丘陵地形,温差范围大,适合于多种气候带树木的育苗生产,尤其是近些年来,国家加强了对耕地的保护力度,我省的多山和丘陵地形更显示出发展林业育苗的优越性,绿化苗木产业已成为丘陵山区苗农致富脱贫的好帮手。如何搞好苗木市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发挥林业苗木产业在脱贫致富中的作用,是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课题。    山西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冯京华就此向记者谈了自己的看法。    冯京华说,苗木产业是国家导向性的市场,政府投资锐减、生态绿化工程减少等原因使得苗木市场无序。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中小苗圃创新发展,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解决我省苗木行业产能过剩、结构调整、提质增效问题的关键所在,是实现由低水平供需平衡向高水平供需平衡跃升的必由之路。    广大中小苗圃应主动适应经济结构调整和苗木生产业态发展的趋势,寻找到生产发展的平衡点、结构调整的着力点以及改革创新的动力点,加快苗木流转,在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同时,实现自身的创新发展。    他说,我省的苗木市场,在徘徊中迎来了历史性的挑战。苗木市场供过于求,使得苗木过剩,苗木价格暴跌、有价无市或有市无价,必然使得苗木生产行业重组、重新洗牌,这个产业,必将引来剧烈的竞争。    随着苗木产业的整合,我省的苗木产业将发生三个明显的变化:第一个变化是苗木市场的产业化步伐将加快,闭关自守、自产自销的生产方式将被淘汰;第二个变化是投资方向,投资者的着力点将由传统苗木种植业转向全产业链。产业前端的苗木品种技术研发和产业后端的苗木深加工、专业化服务以及相关配套产业投入明显不足的局面正在逐步发生改变;第三个变化将是生产方式的变化,规模化、标准化、专业化、集约化和智能化正在成为苗木产业生产组织的新常态。    “互联网+”的方向也是这个行业的必然之路。“互联网+苗木产业”不单单是建个苗木电商网站,电商平台的产品是服务,创建服务型产品并不比实物产品更容易,苗木企业或园林绿化公司建电子商务网站,还需要投入另外的成本和人力,以及采取完全不同的经营方式,需要考虑的地方会越来越多。

本报记者 樊晋铁